铁路流动“吉普赛人”:5节车厢撑起26个人的家

0 lxt lxt

三秦大地铁路沿山涉川,峰回路转,总有这样一群人,唱着不一样的歌。他们终年以宿营车为家,短短的5节车厢撑起了26个人的家。这里没有出发的站台,更没有目的地到达的期待。宿营车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在哪里施工,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干重活、唱高歌,凭着坚韧与执着,把青春岁月和滴滴汗水奉献在两条钢轨上,他们被戏称为轨道上流动的“吉普赛人”。


绿皮车载着我童年和少年的回忆,你们都是偶尔怀念它,而我,我是把家都搬到了绿皮车上。


我住这里,亲,你在哪里?


虽然没有宽宽的卧室,但我们有长长的走廊,流动的五星级宾馆,用图说话

我们开最贵的车,干最苦的活,唱最高的歌!



说贵也不是很贵,我们的车也就几千万,北京一套房


我们有时候在线路上“玩轨”,有时候在K车里“吐槽”,有的时候更是还要学穿山甲一样钻山洞。但我就是我,你搞不懂的烟火。


这里没有超市,也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我有一群日夜相守的好“兄弟”,也有你不懂的快乐。在路上、在桥上、在大山中,我们一路而来,有着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

6月14日,西康线纺织城站。

阳光浓烈,空气越发干燥,热浪扑面而来,仿佛划一根火柴就能把空气点燃。

两条钢轨蜿蜒向前,闪着金属的光泽,在太阳的照耀下晃的人眼睛都要睁不开。

“轰隆隆,轰隆隆”,一列黄色的机械作业车辆猛然间打破山林的寂静,发出轰鸣,腾起的灰尘,在热浪里翻滚……。


“二号位,核对曲线资料,特殊曲线,左弦右超高,全长380米,半径800米,超高70毫米,超高直顺100米,请复述。”“收到,左弦右超高,全长380米,半径800米,超高70毫米,超高直顺100米,输入完毕。”“起道量2毫米加,到30保持,双捣。”“收到。”一个个专业术语、数字不时从他们嘴里迸出,不是内行人,还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暗语。


进入六月以来,三秦大地持续高温攀升。气象部门多次发布高温黄色预警,而襄渝线集中修的任务也随即而至,在铁路线上,钢轨表面温度已经攀升至近50℃。“铁路大检修开始,至少有2个月回不了家。”35岁张军一边抹去轨道尺上的浮灰,与工务测量人员仔细核对钢轨间距的误差,一边说起了这里特殊的工作生活。

他们是西安工务机械段机械化线路一车间的职工,6人为一个车组,一人设置电脑线路参数随时调整,一人按线路情况操作各作业装置。其余4人分别进行设备运行状态盯控、线路标注、作业后线路调查,对钢轨间的道砟进行“捣固”。“钢轨下面铺设的道砟因超中修周期,致使道床板结,缺少弹性,导致火车行驶起来‘磕磕绊绊’,不平稳。”队长杜志刚说。他们的工作便是将轨道下面板结的道砟捣固松散,恢复线路几何尺寸。“这活我从19岁就开始干了,一干就是20年,虽然每天都在不断重复的干这项活,但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工作内容看似一样,但每次检修都要仔细核对,误差要控制在毫米。

14时,车辆运行至西康线纺织城区段,随着命令下达,金黄色的捣固车迅速到达指定作业位置。只见捣固车左右两侧的48个捣镐,做出有节奏的“前行、停车、震动插入枕底”的连贯动作,以每分钟几米的维修进度前行。

紧随在捣固车后面的这些张志刚的工友们,有的拿着轨距尺认真检查核对线路几何尺寸,有的在对捣固作业标准进行盯控,有的拿着九齿叉对捣固后的线路进行道碴回填。

“我们这个小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捣固道砟,其他小组还有道岔捣固、线路打磨、线路探伤、线路清筛、更换钢轨等等,虽然大家干的活不太一样,但都不容易。”杜志刚一边作业一边继续说:在这么热的天里,换一个“天窗”下来就要几个小时,背上的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衣服后背都是一道一道白色的盐印子,闻着都是一股子咸味儿。”

线路大修、清筛道床、更换轨枕、更换钢轨、更换道岔、钢轨整修、钢轨焊接,这些活都是这些“吉普赛”人的工作,他们干活的场面也很“壮观”。十几台作业小火车,有清筛车、捣固车、稳定车、配砟整形车一字排开,有点像铁路版变形金刚。七八百号人的人工清筛军团,干脆利索,七八百公斤的枕木,几十分钟就要更换一根,靠的是这么些年来培养起来的默契和“集团作战”的功力。

“洋镐、扒叉、九齿叉是以前铁路维修三大件,而今的机器化程度非常高,一辆辆大型养路机械可以解决所有的线路问题。”40岁的张军在这里干了有十多个年头了。“我跑遍了西安局集团公司管内的所有线路,最长的时候3个多月才能回一次家”。他说“很辛苦,刚上班那会,经常晚上做梦都是火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下辈子有机会再不干铁路了,但这辈子一定要干好”。


这座扶梯

是我们和世界连接的唯一通道

顺着它

走进大机吉普赛人的精彩世界


世界那么大

给我一点信号

让我看看它的美

亲人那么远

给我一点信号

让我看看远方的家乡

那里有我白发苍苍的老妈妈


我翻山越岭

跋山涉水

走过羊肠小道

翻过篱笆铁网

不为赴情人甜蜜的约会

只为,找口吃的


我抬头凝望窗外

是对城市的告别

也是对家中亲人深沉的眷恋

再见,亲人

再见,妈妈

我将在这里开启我的另一段人生

记录我的青春年华

……


(文字:于海 郭永良 摄影:郭永良)


本文来源于西铁资讯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铁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lxt

lxt

推荐语:铁道网专职小编,上得了厅堂,写的了文章,喜欢的老铁们点赞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