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悬崖峭壁下如何安全运行?离不开这些“飞人”

0 admin admin

中新网焦作4月26日电(冷昊阳)早上5点刚过,就有这样一群人走出家门,带上斧头、镰刀、铁钎、大锤等工具走进太行山,他们要在荆棘密布的山林里开辟出一条通往山顶的道路,再顺绳索而下,在悬崖峭壁中“飞舞”,以清理松动的石块,来保障铁路的运行安全。

点击进入下一页

沿峭壁修建的太焦铁路。 冷昊阳 摄

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管内晋城至月山间,蜿蜒盘桓着太焦铁路。这条晋煤外运的大通道穿过八百里太行,一路上地质条件极为复杂。一边是大山,一边是深沟,山体为石灰岩结构,石头在风吹雨淋中极易掉落。而石块一旦落到铁路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捅山工的工作,就是成为悬崖上的“飞人”,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铁钎和大锤,来清除这些影响火车行驶安全的一块块危石。

负责这段铁路捅山作业的是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月山桥隧车间主任赵云,他告诉中新网记者,现在车间共有捅山工25名,均由桥梁工兼任。他们平时负责对桥梁的检修和维护,而一旦山体发现有松动的石块,他们就“摇身一变”成为捅山工,在悬崖峭壁之上清理碎石。

点击进入下一页

捅山工在进行作业。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捅山工的工作主要集中在春秋两季。赵云介绍,“因为春季草木发芽生长,植物的根部容易使石块松动;而秋季则是因为汛期刚过,经过暴雨冲刷的山体容易出现碎石,给铁路的安全运行带来隐患。”

而这样充满危险的捅山作业,月山桥隧车间一年大概就有30多次,要检查100多个山头。

“90后”张磊就是太焦铁路上的一位捅山工。当记者4月25日见到他时,他刚刚完成当天的捅山作业。张磊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早上5点多就从月山的家里出发,要花费近一个小时才能来到月山桥隧车间。

拿好斧头、镰刀、铁钎、大锤等工具后,他便和20余名工友出发。因为捅山的地点都在大山里,根本就没有路。张磊介绍,每次捅山,他们都要手脚并用,拿着镰刀斧头,从荆棘和灌木丛里“劈”出一条路。要是碰上没法爬的峭壁,还得想方设法把人用绳子吊上去。

点击进入下一页

捅山工在山顶打安全桩。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一路披荆斩棘到达山顶后,张磊的工友便在山体里打入了两根长一米多的钢钎作为安全桩。一根安全桩上要系两根绳索,一根系在安全带上,另一根则是安全保护绳,系在捅山工的腰上,一旦安全带出现问题,保护绳就能发挥作用。

据赵云介绍,在班组25名捅山工中,一般只有2到3人负责捅山作业,其余人都在山上山下来对捅山工和铁路进行保护。“捅山工最重要的就是胆大心细,任何一丝安全隐患都可能让捅山工付出生命的代价。”赵云说。

在保护措施做好后,执行捅山任务的张磊便沿着绳索下到悬崖峭壁之上,开始对松动的石块进行清理。张磊称,所有的捅山工作,必须在2小时内全部做完。

根据铁路的规定,用于捅山的“天窗”时间基本在早7点到9点。两个小时内要检查完几座山头,时间非常紧张。此外,过程中不仅不能换人,捅山工还要防止被头顶的落石砸伤。

点击进入下一页

捅山工在进行作业。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虽然现在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可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进行捅山作业,张磊依然心有余悸。他回忆,自己第一次捅山的时候毫无经验,甚至下去之后一动都不敢动,因为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他就被绳子吊着一直在空中摇摆。“虽然知道有工友拉着不会出事,但还是会吓出一身汗。”张磊说。

据张磊介绍,自己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工作,其中也受到了家庭很深的影响。他的父亲就是一名有着37年工龄的捅山工。从小就听父亲讲捅山作业各种故事,张磊觉得捅山很刺激,也对父亲充满崇拜。“父亲常说,这份工作总要有人干,于是我就来了。”张磊说。

据了解,这个25人的团队,50岁以上的捅山工就有15人。在张磊加入这个团队后,他也成为了其中最年轻的一个。

“我现在很喜欢这份工作。”张磊告诉中新网记者,虽然工作很累很危险,但想到可以把威胁火车运行安全的碎石清理掉,自己就很骄傲。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铁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